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哪首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出自哪一首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哪首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出自哪一首诗)

  自从世界上产生了“须知学校犹家庭”的名论之后,颇使我觉得惊奇,想考查这家庭的组织。后来,幸而在《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对于暴烈学生之感言》中,发见了“与此曹子勃谿相向”这一句话,才算得到一点头绪:校长和学生的关系是“犹”之“妇姑”。于是据此推断,以为教员都是杂凑在杨府上的西宾,将这结论在《语丝》上发表(2)。

  “可惜”!昨天偶然在《晨报》上拜读“该校哲教系教员兼代主任汪懋祖以彼之意见书投寄本报”(3)的话,这才知道我又错了,原来都是弟兄,而且现正“相煎益急”,像曹操的儿子阿丕和阿植(4)似的。

  但是,尚希原谅,我于引用的原文上都不加圈了。只因为我不想圈,并非文章坏。

  据考据家说,这曹子建的《七步诗》(5)是假的。但也没有什么大相干,姑且利用它来活剥一首,替豆萁伸冤:

  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

  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

  六月五日。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五年六月七日《京报副刊》。

  (2)即收入本书的《“碰壁”之后》。

  (3)汪懋祖(1891—1949)字典存,江苏吴县人,当时的女师大教员,是杨荫榆迫害学生事件的积极参加者。杨荫榆宴请评议员于西安饭店,他也列席。他在这篇致“全国教育界”的意见书(载一九二五年六月二日《晨报》)中,诬蔑学生,颠倒黑白,对杨荫榆大加推崇:“杨校长之为人,颇有刚健之气,欲努力为女界争一线光明,凡认为正义所在,虽赴汤蹈火,有所不辞。今反杨者,相煎益急,鄙人排难计穷,不敢再参末议。”

  (4)阿丕即曹丕(187—226),曹操的次子。参看本卷第520页注(17)。阿植,即曹植(192—232),曹操第三子。参看本卷第520页注(18)。

  (5)《七步诗》《世说新语·文学》载:“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中作诗,不成者行大法;应声便为诗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明代冯惟讷古诗纪》选录此诗,注云“本集不载”,并附录四句的一首:“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清代丁晏的《曹集诠评》中关于此诗也说:“《诗纪》云‘本集不载’,疑出附会。”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哪首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出自哪一首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34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