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作者:许云辉

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王将军,还记得您当年在复州(今湖北仙桃)担任防御使时,朕千里迢迢投奔您却被拒之门外之事吗?”宋太祖在围猎宴会上,趁着酒兴,举杯询问名将王彦超

宋太祖当众说出这桩糗事,举座皆惊,作陪的群臣惴惴不安。王彦超内心波涛汹涌,急忙避席降阶顿首谢罪:“陛下,杯水岂能藏得住神龙!当年陛下没有滞留在复州小郡,完全是天意啊!”这个马屁拍得宋太祖浑身舒坦,开怀大笑。王彦超心有余悸,“翌日奉表待罪。”宋太祖“遣中使慰谕,令赴朝谒。”

宋太祖不追究王彦超旧事,除了开国帝王海纳百川的胸襟外,更因为王彦超是个“居富贵能知止足”的智者。

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一)效力三朝

车辚辚,马萧萧,旌旗招展杀气十足。年仅十二岁的王彦超随后唐魏王李继岌西征,两月后灭亡前蜀。李继岌班师回朝途中,突闻后唐庄宗李存勖在兴教门之变中被害身亡,大将李嗣源趁机反叛,乱中夺权即位为后唐明宗。树倒猢狲散,李继岌的队伍人心惶惶,一哄而散。小王不为所动,不离不弃追随左右。

李继岌四处碰壁绝望自缢后,少年小王失去人生目标,万念俱灰,一气之下跑到凤翔军重云山拜晖道人为师,立志如闲云野鹤般远离乱世。晖道人是个慧眼识珠的世外高人,从小王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他是个干大事的人才,于是为他励志:“子,富贵人也,安能久居此?”小王深感晖道人知遇之恩,接受师傅赠送的银两衣物,重新规划人生目标,毅然下山还俗,赴陕西投奔河东节度使石敬瑭

石敬瑭欣赏小王年少智高,“乃召至帐下,委以心腹。”石敬瑭随着实力大增,开始野心膨胀,派特使以丧权辱国的条件争取契丹支持。小王不明就里,曾作为侍卫随特使“求援契丹”。石敬瑭甘当儿皇帝后晋,小王得以晋升中职军官。

后晋灭,刘知远后汉,小王爷兜兜转转出任复州防御使。

当时,赵匡胤还是个“漫游无所遇”、走到哪儿都只能住和尚庙的江湖流浪汉。他得知小王曾与父亲是同僚好友,兴冲冲赶往复州,想在小王手下讨个一官半职。小王闻报,只给了他十贯钱就把他当叫花子打发走。

赵匡胤被迫先投奔随州刺史董京本,又与小王殊途同归,在后汉枢密使郭威帐下效力。赵匡胤华丽变身为宋太祖后,对这段屈辱经历耿耿于怀,因此有了文章开篇那一幕。

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二)后周股肱

王彦超随郭威讨伐叛乱,北伐契丹,立下汗马功劳。郭威拥立刘知远养子刘赟为帝,在澶州被士兵黄袍加身建后周。他为绝后患,派人毒死毒杀刘赟。刘赟旧部巩廷美占据徐州,公开反叛。王彦超被任命为武宁军节度使,率大军征讨巩廷美。他“督战舰破其水浪,乘胜拔之”,并一鼓作气攻克徐州,“杀巩廷美等”,解除新生政权的后顾之忧。

契丹与北汉企图将后周扼杀在摇篮中,派出由五万契丹军与二万北汉军组成的联军,气势汹汹合攻晋州(今河北晋州市),企图打开南下大门。联军“军于城北,三面之寨,昼夜攻之”,晋州城岌岌可危。王彦超奉命驰援,率精锐骑兵全力攻打北汉军。北汉军不敌,趁夜悄悄撤军。王彦超痛打落水狗,“复以所部追贼至霍邑,贼步骑堕崖谷,死者甚众。”北汉军被打得丢盔卸甲,契丹军无心恋战,悻悻而归,晋州城岿然不动。

郭威崩,周世宗即位。北汉企图趁火打劫,再次联合契丹南下,进逼潞州(今山西长治)。王彦超时任河中节度使,奉诏“领兵取晋州路东向邀击”,以减轻周世宗御敌压力。他率部围困北汉汾州城(今山西隰县),众将立功心切,集体请求大举攻城。王彦超却气定神闲道:“汾州城已岌岌可危,守军早晚就得举白旗。我军兵强马壮,倘若强攻,必然产生不必要的牺牲。大家再请耐心等待,明日即可见分晓!”次日,“州将董希颜果降”,王彦超兵不血刃夺取汾州城。

王彦超马不停蹄,直取被北汉占据的石州(今山西离石)。战况激烈时,“彦超亲鼓士乘城,躬冒矢石,数日下之,擒其守将安彦进”,押赴行在献给周世宗。

冀州深州一带紧邻北疆,契丹骑兵时常渡过葫芦河南侵,肆意往来如入无人之境,抢一把就跑,使“北鄙之地民不安居。”周世宗为解除后顾之忧,“乃按图定策”,以李晏口为中心设置静安军,“其军南距冀州百里,北距深州三十里,夹胡卢河为垒。”王彦超奉诏“率所部浚胡芦河”,在李晏口设置堡垒,“以兵戍守。”疏浚工程尚未完工,“辽人万余骑来侵,彦超击败之,杀伤甚众。”堡垒建成后,成为扼守契丹南下的铜墙铁壁,“自是敌骑虽至,不敢涉河,边民稍得耕牧焉。”

北方平定后,王彦超又以前军行营副部署身份,参加首次淮南之战。他大显神威,先“败淮南军二千于寿州城下”,继而与友军携手“合势急击,大败吴人三万余众,追北二十余里。”

从前线回京后,王彦超“移镇永兴军”,后改任凤翔节度使。周世宗崩,王彦超辅助后周恭帝看管西大门,全面主持后周西线军政事务。

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三)急流勇退

赵匡胤复制郭威“黄袍加身”闹剧夺取后周江山建宋后,采取明升暗降手段,加封王彦超为中书令。王彦超因能力过人且毫无政治野心,被宋太祖重新放回永兴军和凤翔担任节度使。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解除石守信等心腹兵权后六年,又准备对各路藩镇节度使下手。他轻车熟路按照老剧本上演老套路:宴请功臣、表达慰问、暗示交权、明夺兵权、改授闲职。

宋太祖“宴藩臣于后苑,酒酣”,意味深长开口道:“诸位爱卿,你们都是朕的老同事、老战友,大宋的开国元勋!你们不仅跟随朕南征北战,还长期为朕镇守边地,劳苦功高。朕每想到爱卿们年事已高却不能安享晚年,心就痛得想流泪啊!朕如此对待贤士,心中有愧啊!”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喝得面红耳赤的节度使中,唯有王彦超听懂宋太祖的潜台词。他立刻放下酒杯,上前启奏:“臣素无功劳,却承蒙官家厚爱多年。如今,臣已年迈体衰,不能再为朝廷效力。恳请官家恩准臣正式退休,以颐养天年。”

宋太祖见王彦超一点就透,龙心大喜,亲手搀起他,感谢他以实际行动表明对朝廷的支持和理解。其余节度使终于回过味儿来,但这帮一辈子冲锋陷阵的武夫不甘心就此退出历史舞台,趁着酒兴轮番到宋太祖面前历数自己的丰功伟绩。宋太祖听得不耐烦:“够了!别再拿前朝立下的功劳来说事儿!”

次日,王彦超与其他节度使一起被宋太祖解除兵权,出任有名无实的“右金吾卫上将军”。宋太宗即位后,为安抚旧臣情绪,封王彦超为绥国公。王彦超六十九岁时,对身边人说:“人臣七十致仕(退休),古之制也。我今六十九矣,自当知足之分。”他委托好友替他草拟退休申请书。宋太宗不予批准,反而“加太子太师,给金吾上将军禄。”次年,王彦超再次正式递交退休申请书,“七月丁卯,以太子太师致仕(退休)。”

王彦超退休后,严格按照普通退休官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将家中众多吃闲饭的仆人与姬妾悉数扫地出门,大兴廉政之风,“居处服用,咸遵俭约”,成为退休官员的楷模。三年后,王彦超寿终正寝,“年七十三。赠尚书令。”

王彦超“性格温和恭谨,能礼下士。”他虽“累朝皆有战功”,但他为人谦和,深谙进退之道。曾巩曾高度评价他:“彦超居富贵能知止足。”南宋王称在纪传体北宋史《东都事略》中盛赞王彦超:“彦超温和恭谨,领九镇,所至民安之,而能引年告老,为当世所重。”

“居富贵能知止足”,是极高的政治智慧。无数功臣名宿,往往因为过于恋栈或贪得无厌而前功尽弃身败名裂遗祸子孙。因此,王彦超“能择其祸福轻重而审处之,斯可以言智矣!”

致仕,入仕,出仕致仕与乞骸骨区别(致仕与乞骸骨是否一样)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29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