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人种和蒙古人种的区别(汉族人和蒙古人的区别)

今天的中华文明是中华大家庭中的各个民族共同创造的。这特别体现在行行业业都有各民族优秀人才涌现,文化艺术领域更是百花齐放,从原生态到流行音乐应有尽有。

蒙古先民参与创造远古的华夏文明了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只是这种参与比想象的还要关键。

首先要定义什么是蒙古先民。蒙古先民不仅血缘上与今天的蒙古族存在亲缘关系,语言文化上也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存在承前启后的关系。而漠南地区(今内蒙古),一直以来就是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生息繁衍的地方。那种把蒙古高原统统说成是突厥种的故地,蒙古语族的部落9世纪才开始来到这片地方的上世纪论调,在考古挖掘和史料研究的证据面前,已经越来越没有了市场。

其次,有关蒙古语族的部族参与创造华夏文明,甚至说华夏文明是由蒙古语族民族创造的说法,在市面上还是很多的。我们当然尊重各种意见,“大胆假设”是必须的,但需要以“小心求证”为依托。

商代平民墓葬中,出现蒙古利亚人种北亚型特征的颅骨,并不是什么新闻。包括商代妇好墓中,都有草原风格的青铜器出土。而战车、鹤嘴斧、双鸟回首剑这样一些器物的文化传播学特征是明显的。萨彦-阿尔泰-北方草原不仅是重要输入路径,而且年代上也要早于中原。可以假设蒙古语族的部落参与过商王朝的建立与征伐,甚至商王朝统治集团本身,就有蒙古利亚人种北亚型的参与。但我们知道,即便西方史学界上不承认中国存在夏朝二里头遗址无论从时间还是特征上,并不能完全被纳入到商朝的范畴,夏王朝是存在的,华夏文明的源头,还需要追溯到4000年之前。蒙古语部族,是否参与到更早的夏王朝的建国过程呢?

汉族人种和蒙古人种的区别(汉族人和蒙古人的区别)

壮观的石峁遗址

这当然要说到震惊世界考古界的新发现——石峁遗址的挖掘上。这块被猜测为轩辕之丘、中华文明人文始祖黄帝起家之地的地方,并不在中原,不在江南,而在北方的农牧文化交错带。不要说公元前2300年的时候,就是2300年前的时候,这里依然是一片茫茫草原。如今的行政区划在陕西榆林,但从地质地貌的角度说,她还是鄂尔多斯高原的一部分。

以往中国考古界也有些微弱的声音,认为夏文化的代表二里头文化,与鄂尔多斯高原的朱开沟文化存在一定的渊源。但由于证据薄弱,这种过于“大胆”的假设还是没有得到学界的重视。如今不同了,石峁遗址的横空出世,意味着中国最古老的文明形态并不出现在中原大地,而出现在了远古的“蛮夷之地”——北方农牧文化交错带。

汉族人种和蒙古人种的区别(汉族人和蒙古人的区别)

石峁遗址的皇城台

石峁遗址是一种典型的中心酋邦保护并统治周边聚落的结构。她之所以早就被发现却一直没有受到重视,主要原因竟是太“先进”了。类似城墙的马面结构,考古学常识认为这是两汉以来才有的建筑风格。不会有人“疯狂”到认为这里是公元前2300年前的遗址,石峁遗址比《夏商周断代工程》所认定中华文明源头——二里头遗址还要早好几百年。而实际上,内蒙古中南部的老虎山文化群、西部的辽河流域文化群,在相同时期都有类似的酋邦辐射聚落的文化与建筑结构存在。

汉族人种和蒙古人种的区别(汉族人和蒙古人的区别)

石峁遗址的浮雕

当然就亚人种而言,崛起于中国西北(包括内蒙古西部),牧羊、狗,手持青铜器的群体,Y染色体以o2为主导,内蒙古中西部牧猪、牛,稍晚才掌握青铜器的群体,Y染色体以N为主导。今天的蒙古人中,中国蒙古族的o2比例要高一些,布里亚特蒙古人中,N的比例要高一些。蒙古人中的o2与汉族的o2同源于西北,都是当初牧羊、养狗群体的后裔。后来在c2北支群体南下后,牧羊的o2与骑马的c2、养猪养牛的N,共同成为了今天蒙古语族诸民族的祖先。

石峁遗址中既有小麦、家马等内亚文化的输入痕迹,也有草原石人特征的文物。而那种垒砌石头做城堡的风格,并不见于中原地区。对此我们只能说,石峁遗址的文化与人种的本位依然还是东亚本土的,有外部文化的舶来,改变不了这一点。就像今天的我们吃着西红柿土豆,用着电脑汽车,并不说明我们都是印第安土著或欧美白人的后裔。

需要说明的是,黄帝部落是游牧民族不假,但那个时代,农牧业尚未完全分家,采集狩猎也依然是经济生活的一种补充,所以叫游猎民族或许更准确一些,轩辕氏就是驾车驰骋不断游动征讨四方的氏族。而其中的蒙古因子,只是黄帝部落的分支,而不是黄帝部落的源头。此话怎讲呢?

从时序上讲,先有了o2的牧羊群体崛起于西北,后有了其中的一部分加入到c2北支主导的北方游牧民族系统中,成为了今天蒙古族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先有了c2北支南下,征服了漠南的o2形成蒙古语族共同体,后有了黄帝部落的兴起。黄帝部落的兴起是早在公元前30~20世纪之间,而c2北支的南下仅仅发生在公元前5世纪之后。而且如前所述,经典游牧业的出现时间很晚,马匹成为五畜的主导畜群时才会出现。这在欧亚草原西段还比较早,在东段则还要从c2北支的崛起于南下说开去。而漠南的传统居民N以及随后占有优势的o2,随着农牧业的彻底分家逐渐加入不同的阵营。靠北的加入了匈奴的毡帐之国,成为“行国”牧民,靠南的加入汉帝国,成为了“居国”的百姓。历史上的农牧文化交错带,也随着这一分化进程的加快,逐渐消失于历史的舞台。

标题所指的蒙古先民,就是指游猎的黄帝部落中,参与创造以石峁为代表的农牧文化交错带文明,并且生于斯长于斯、生活在蒙古高原的那些蒙古族中的o2祖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25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