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是什么货币单位(w是什么货币的简称)

金融社会主义战胜金融资本主义的全球战略

目录

总论

货币发行模式之争

1 货币发行方式的跨越:从特定物—债务货币到所有物—债务货币

2 货币发行权力的争夺:货币发行公共化vs货币发行私有化

3 货币发行战略的核心:通过控制货币发行控制资本增殖模式

二 资本增值模式之争

1 资本增殖模式的分野:资本积累公共化vs资本积累私有化

2 资本增殖战略的核心:通过控制资本增殖模式控制国家社会发展

3 资本增殖战略的博弈:资本增殖模式的控制与反控制

三 金融社会主义与金融资本主义之争

1 货币发行战略与资本增殖战略的组合

2 全球资本增殖运动的力量对比与资本增殖模式的镶嵌格局

3 金融社会主义战胜金融资本主义的全球战略

提示:本文结合笔者的《货币发行体系的哥白尼革命》和《中国走向金融社会主义的货币战略》两篇文章能形成一个更完整的整体系统。这三篇文章算是笔者的货币战略三部曲,算是一家之言,与主流观点差别较大,所以结合起来能更好理解一些。本文的写作预设读者已经看过另外两篇文章对其基本观点已经有了了解,所以如果该文节略的地方引起困惑可以翻看另外两篇文章。

总论

资本增殖运动是资本主义的动力核心,所以对资本增殖模式的拆解就是拆解资本主义的秘密。货币发行是围绕资本增殖运动运转的,同时又能够影响资本增殖运动,它们共同形成了资本增殖运动的整个循环。形象一点说,货币发行模式与资本增殖模式是经济运行的任督二脉,打通了任督二脉才能真正的把握资本增殖运动的规律,也才能在整个经济战略中打出最好的组合。所以在拆解各个部分时也必须是在整体运行之下拆解局部,思考整体时也必须在局部支点之下进行组合。所以,整个分析过程中都是围绕下面这张总图的,需要始终有这张总图的整体视角,所以在论述前把这张图置于最前的位置。

金融社会主义vs金融资本主义

W是什么货币单位(w是什么货币的简称)

任督二脉:货币发行模式是任脉,资本增殖模式是督脉

D—债务,M—货币,W—商品

货币发行全过程:D—MM—D+

DM货币发行,MD+货币收回

三重资本增殖模式:

WMW'M+ 生产资本化vs生产社会化

MW/W'M+ 金融租金化vs金融公共化

MM+ 金融赌场化vs金融保险化

一 货币发行模式之争

1 货币发行方式的跨越:从特定物—债务货币到所有物—债务货币

货币发行满足和服务整个社会和经济运行,还是整个社会和经济运行被强行适应某一特定的货币发行方式,这是我们思考货币发行的原点,也是摆正货币发行位置的原点。很明显,我们要前者,而不是相反。

所以,这就意味着货币发行要完成从从特定物到所有物的跨越,从特定人到所有人的跨越,所有物的关系是由所有人的关系支配的,而所有人关系的目的是对所有物关系的支配。这便颠覆了货币发行的旧有的整套关系理论,也或者可以说这才回到了货币发行本来应该的面目。所以我们把这一跨越定义为从特定物—债务货币到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的跨越。信用货币、法定货币这样的定义是其表面的含混的形式。

我们把货币发行体系的转变框架归纳为:

1 特定物货币(无债货币)

2 特定物—债务货币(债权/债务货币)

3 所有物(所有交换物)—债务货币(债权/债务货币)

所有的货币体系都可以用这三个分类进行区分和判定,也都可以从此出发重新理清货币发行人、与货币支付人与货币支付物之间的整套关系。货币与黄金脱钩,是特定物到所有物的转变,同样也是无债货币到部分无债货币到全部债务货币的转变。这才是货币体系转变的本质。

从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到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看似一个词的变换,实际上是重建了一套坐标系,变换坐标系之后,从上到下就贯通了。这个词打通了有一通百通之效。所有物(所有交换物),这一个界定词,能重新界定一系列货币权力,这比含混的信用货币、法定货币,具有更为明确和具体的界定。它界定了扩展的空间,也界定了扩展的边界。

简言之,在所有物—债务货币发行中,最基本的货币发行与循环发行关系是:所有物—所有人A(政府)——所有物—所有人B(企业)——所有物—所有人C(个人)之间的交换关系。所有的腾挪都是在这组关系里转换,空间和时间都在这组关系里腾挪。这里最重要的货币腾挪战略选择是:把这三组关系做成金子塔型还是水平型?还在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思维里的必然会选择金字塔型(而且是正反两重金字塔型),在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里则会选择水平型。

金字塔型则的传统架构是:所有物—所有人A(政府)不能发行增量货币,只能在所有物—所有人B(企业)——所有物—所有人C(个人)发行的增量货币里进行存量货币借贷。另一种是,所有物—所有人A(政府)发行增量货币,所有物—所有人B(企业)——所有物—所有人C(个人)只能在其发行的增量货币里进行借贷。而其扩张的量则由特定物—债务货币之间的伸缩比例决定。

水平型的架构是:所有物—所有人A(政府)——所有物—所有人B(企业)——所有物—所有人C(个人)都可以平行平等的发行增量货币,并在增量货币发行达到上限时进行存量货币借贷。三者之间在存量货币里借贷也是平行组合型。存量和增量是阶梯型,有增量货币发行才有存量货币借贷,存量货币借贷是在增量货币发行的基础上。

整个社会和经济运行,是要求货币适应满足它,而不是相反。因为经济运行乃至整个社会的运行,并不是以金字塔结构方式运行的,它需要的货币循环也就不可能以金字塔结构发行。这便是金字塔结构的货币发行框架必然倒塌的原因。

所以,你不可能用特定物—债务货币发行决定整个经济运行的货币需求。任何用特定物—债务货币发行控制所有物—债务货币需求的模式都是倒错的,都会崩塌。你也不可能用稳定特定物的数量和价格稳定所有物的价格。因为所有物是高度变化的,特定物和所有物之间的货币联动关系就是一组不可能完成的悖论。而现实中普遍使用的通货膨胀目标制,其中只选定了一组特定的物价目标进行盯准。在特定物—债务货币发行方式下,就是试图用特定物A去锁定特定物B(B是另一组特定物的集合)的价格。特别是在A跟B之间并没有关系的时候或者弱关系的时候。而在所有物—债务货币发行方式下,则是用控制所有物去锁定特定物B的价格。显然,无论是哪种都是一种不可靠的方式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下,主要是黄金—债务货币体系。而在特定物—债务货币这一思路之下,各种被单独冠名的石油货币、土地货币、粮食货币、碳货币等等这类提法实际上都是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下对所有物的拆解。但所有这些提法都是在摸到了各块敲门砖的时候却没能再跨越一步敲开大门。

理解了这一点之后,货币发行便不可能再回到特定物—债务货币方式上来,无论这一特定物选择黄金还是其他的任何特定物,如国债、大宗商品、粮食、碳排放权、加密筹码等等。货币体系的这一跨越使货币锚定物是所有物,而寻找某一特定锚定物则是一种倒退。都是一种削足适履的货币体系安排。它既不能用来反对当前具有足够弹性、足够深度也足够扭曲、足够脆弱的货币体系,也不是建立一个公正的健康的货币体系的正确方向。

货币寻锚论不可能再去寻找某一特定物冠名的锚,要以合适的方式锚定所有物的整体动态,就要在资本增殖模式上锚定一种健康平衡的资本增殖模式,而不是被扭曲的资本增殖模式扭曲,即每一种资本增殖模式的主导模式的健康。生产资本化模式不被金融租金化和金融赌场化扭曲而失衡。

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下,是资本增殖模式的扭曲与寄生破坏了这一本来已经获得了解放的货币发行模式。所以,要获得这一解放之利,需要的是把资本增殖方式管理到一个健康水平上,而不是退回去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中去。

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发展到所有物—债务货币体系,再退回去对谁都不利,都会对自身经济体系造成严重破坏。越是高速发展、规模巨大的经济体,越不可能退回到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这样的绑定体系必然以货币供给冲击破坏经济或挤兑危机告终。没有哪个大国、哪个经济板块会重新选择退回去,没有哪个大国、哪个经济板块会把特定物—债务货币这种货币体系的绑定物选定在自己并不可控并不占优势的特定物上。如果这样绑定,除非是昏了头。这样的绑定只对特定物占优势的国家有利。同时要明白,任何特定物绑定都要居于对方对特定物的需求,没有特定物需求,绑定并不具有威力。储备一些黄金是明智的,但试图用黄金压箱底就错大发了。我国的战略储备必须是围绕着实体经济持续运转下去进行的资源储备,而不是压宝压在金块上。

2 货币发行权力的争夺:货币发行公共化vs货币发行私有化

货币发行体系从特定物—债务货币跨越到所有物—债务货币,同时也就是特定货币发行人跨越到所有发行人,也同时货币发行主体从特定的央行—商行变回了真正的货币发行主体: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而央行—商行变回了货币发行中介。央行—商行的资产负债表并不是他们自己的资产和负债,而是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的资产和负债。只有当他们自己举债时(这时他们也成为了货币发行主体之一)产生的货币才是他们自己的资产和负债。信用货币并不是央行—商行的资产的信用,而是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的信用,信用货币的扩张也不是央行—商行的信用扩张,而是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的信用扩张,是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赋以央行—商行信用,而不是央行—商行赋以举债人和资产出让人信用,这一点是和传统银行货币理论相反的。央行—商行作为货币发行中介为其担保和坐市,为其坏账部分承担担保和坐市责任。

这是重新界定央行—商行机构、权力和发行规则的基础。由此可说,央行—商行是特许、特权和公共机构。央行的定位无争议,就不讨论了。商行被定为公共机构则争议较大一些。当把货币发行主体和货币发行中介的位置重新摆正后,那么把对商行定位则不再是商业逻辑的必然,更不是私有逻辑的必然,而是一种选择,一种重新界定主仆位置的选择。这与特定物—债务货币体系下,谁拥有特定物,谁就是货币发行主体的发行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当重新找回了货币发行逻辑,重新摆正了货币发行主体位置,那么重新选择和定位货币发行中介机构便顺理成章了。所以货币发行中介机构公共化和货币发行目的公共化便有其应有之意,而不是货币发行中介只有私有化和商业目的一种选择。所以,为了货币发行主体的最大利益和最大权力,货币发行公共化是其最好的选择。货币发行私有化必然是对货币发行主体的利益和权力的一种篡夺。所以,货币发行公共化是走向金融社会主义的一种必须的选择,不是充分条件,但是必要条件。同样的逻辑,货币发行私有化也是金融资本主义的最有利的选择,不是充分条件,但是必要条件。所以,货币发行公共化还是私有化是走向金融社会主义还是走向金融资本主义的分界线,是必要条件上的分界线,而充分条件则是在资本增殖模式上对不同方向的支持和约束。

3 货币发行战略的核心:通过控制货币发行控制资本增殖模式

货币发行战略的核心是:通过控制货币发行模式控制资本增殖模式。这才是货币发行与管理的高度。这才是打通任督二脉的功力。

所以,货币权力表现为:货币发行控制资本增殖模式还是货币发行由资本增殖模式支配。在特定物—债务货币发行体系下,资本增殖模式受限于货币发行模式,因为特定物有其硬约束。在所有物—债务货币发行体系下,货币发行模式适应于资本增殖模式,因为所有物得到了巨大的扩张。这是一个货币权力扩张的不同逻辑顺序。

货币发行是围绕着三层资本增殖模式运转的,而又作用于资本增殖模式。三层资本增殖模式独立运行也相互作用,这就使货币发行—流动也具有分层性,既独立运行也相互作用。一层的动力推动另一层的运动,一层动力的消失引发另一层运动的波动。

货币发行方式从特定物—债务货币到所有物—债务货币转变后,特定物显性消失,所有物隐性现身,所有物是在资本增殖模式中运行的所有物,所有物是在资本增殖模式中被框定,必然由资本增殖模式决定。所以,对资本增殖模式的管理是管理货币发行的核心。货币发行的管理就变成了:在管理资本增殖模式的全局下管理货币发行。不能对资本增殖模式与货币发行的相互作用进行管理的任何货币管理都将失效、失控、失败。

货币发行的权力由三大架构组成,所以通过控制货币发行控制资本增殖模式的关键就是对这三大架构的设计,无论实现的是哪种增殖目标:权力架构、功能架构和路径架构。

权力架构:央行与商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的权力架构。首要的是央行的权限及对商业银行信贷控制的权限。

功能架构:公共功能与商业功能的架构体系。

路径架构:增量货币发行与存量货币借贷的架构体系。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23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