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导 读

2010年11月,张美芳“双规”被带走后,对之前的贪污行径供认不讳,甚至自曝曾养过十几个小白脸。

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她主动向纪委提交了一份“名单”,其中涉及到不少正副厅级干部和银行高管与她的往来。

当年江苏的秋风似乎来得格外冷冽,整个省财政厅因这份名单而人人自危,唯恐保不住头上的那顶乌纱帽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张美芳

“是不是因我是副厅长,正处长都不重视这次会议,不愿亲自过来开会?如果我是正的,怕不是你们都会忙着向我献殷勤!”

在某次小小的工作会议上,原江苏省财政厅副厅长张美芳当众放出这番话。底下的人面面相觑,彼此一对眼神,好像习惯了上司莫名其妙就会发火。在他们看来,张美芳这个副厅早就把“张扬跋扈”四个字刻在了脸上。

不仅是针对下属,哪怕是面对中纪委,张美芳行事仍旧肆无忌惮。调查组第一次来到她的办公室时,她没有一点敬畏心,敞开大门任由调查员到处“参观”。他们随便拉开抽屉,就在里面发现了一张银行贿赂给她的110万大额支票。

随后调查人员又摸到张美芳家中,轻轻松松就找到了数张银行卡和大额购物卡。经查证,张美芳总共为自己和女儿置办了7套房产,其中一套位于南京市高档小区山水华门,在10年前的市值就已超过1000万。

嚣张的“美厅”和石沉大海的检举信

“张美芳应该知道有人举报她,但这两年她并没有收敛,甚至更大胆,这符合她的性格”,知情人曾这样一针见血地对她作出了评价。

一般的贪官都深谙“财不外露”的保命法则,而张美芳却从来都不屑于装穷,无论是工作开会还是日常出行,她都格外讲究排场,稍有不如意就将身边的下属痛骂一顿。

迟到早退对张美芳来说是家常便饭,在当上副厅之后,她自觉大权在握,要有足够的“牌面”来衬托自己的高高在上。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她像着了迷似的酷爱奢侈品,每天都穿一身名牌,哪怕是下乡去视察工作,她都指定要坐豪车,还要随身背着价值几万的LV包包。

在平常工作中,她逼着厅里的直属下属在见到她时,必须主动向她打招呼,并恭敬地称呼她为“美厅”

张美芳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为了支撑自己如流水般的开销,她公开利用职务之便为银行拉大额储户,并靠从中收取回扣拿到了不下5000万的赃款。除此之外,张美芳还一点都不避人地收取下属的“孝敬”。

这样满身官僚主义又行贪污之事的上司,让省财政厅里的许多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在私下里抱怨她的嚣张高调甚至是蛮不讲理。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有人认为张美芳的自身素质配不上如今的高位,就不断匿名提交关于她的举报材料。

在长达2年的时间里,一封又一封的检举信被不断寄出,信里对张美芳的贪污行径列举得极为详细,甚至可以具体到日期和涉案细节。从省财政厅内部自查系统、审计部甚至是省纪委都曾收到过这些检举信。

若当时有人较真地稍微查证一下,就能轻易将她这位省财政厅“第三把手”拉落马下。但不知为什么这些检举信都石沉大海了。

在被双规前,张美芳早就知道有人在检举自己,但她自以为后台强硬,手段通天,不仅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敛财和打压下属。

张美芳究竟为何能够如此肆无忌惮呢?

从知青到副厅,少时勤奋却毁于贪欲

张美芳曾在财政系统内摸爬滚打多年,对各方面的工作和事务的处理都很纯熟,是资历最老的副厅级干部,背后的利益共同体是常人所想象不到的。

她第一次当上副厅是在2002年,当时不过才44岁,称得上是年轻有为。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人人都羡慕她风头正盛,殊不知她最初走进仕途时,也曾一路踩过不少荆棘。

1958年,张美芳在江苏南通下辖的石港镇出生。她出生时,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张母家里世代务农,张父给镇上的某家小商户打工,平日里忙着卸货和看店,基本没时间顾家。

张美芳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野蛮成长,后来回想起来,正是这段拮据的生活让野心在她心中滋长,并疯狂地蔓延开来。

长大后的她已经过怕了穷日子,迫切希望能改变自己的出身。当时唯一能抓住的机会就是读书,因此从小就刻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若顺利发展下去,她就能考上大学,走出小镇改变命运。

可惜,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碎张美芳的美梦。时值特殊历史时期,高考制度被取缔,她的深造求学之路就断了。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当时张美芳刚好18岁,既然不能继续念书,就只好参加工作。1976年,她和镇上的其他知青一起,去到镇下的某个乡村做了“插队”知青。

不甘平庸的她仍旧保留着心中的火种,哪怕白天繁重的劳作要消耗掉不少精力,她始终咬牙坚持在夜间点灯苦读。

一年后,张美芳等来了希望——高考制度恢复了!

她毫不犹豫地报名,考出来的成绩也足够优秀到进入一所好的大学,可惜现实又给她开了一次玩笑,竟然没有任何高校给她发来录取通知书。

后来张美芳的老同学透露说,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对此都很吃惊,也许是因为家里没关系,她最终没被录取。

本以为她会就此一蹶不振,没想到她很快整理心情再次复读,总算在1978年成功考上了江苏农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农业大学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张美芳就读农经管理系,是该校王牌专业,由此就能看出她的野心和韧性。

1982年,张美芳顺利从大学毕业。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是当时含金量非常高的人才,无论进国企还是从政,对于拿到本科学历的张美芳来说都不存在门槛,最后,她选择进入到省财政系统工作。

至此,张美芳开启她在仕途的彪悍生涯。

财政厅的工作即稳定又体面,张美芳最初很珍惜自己的岗位,凭借高学历和专业的知识素养,很快就熟练上手厅里的业务,在工作中的表现十分出彩,自然而然就招惹了老厅长的青眼。

2002年,张美芳在老厅长不遗余力的支持下,坐上了副厅长的宝座,成为了当时厅里领导班子中的唯一女性。

从一个落魄的插队知青,到位高权重的副厅级干部,这条路她足足走了26年。

早期的她是个工作认真、心怀志向的优秀青年,但最初的纯粹在金钱和权势的腐蚀下,逐渐转变为可怕的贪欲。

做人不要飘,飘了要挨刀

张美芳身居高位后没有把持住初心,不仅没有戒骄戒躁,反而更加执着于敛财掌权。她愈发喜欢别人对她阿谀奉承,喜欢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从名牌服饰到豪车豪宅,张美芳想要的越来越多,所需开销也越来越大。

终于有一天,她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 吃数千万回扣,成为银行的“香饽饽”

张美芳稳坐省财厅第三把交椅,是毫无疑问的“实权派”大人物,省经建、政法综合处、绩评处都是她的管辖范围。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总有人要找她办事,单是作为节礼送到她手上的购物卡,金额就高达几十万。

但真正能给她带来大头收入的,还是省财投审中心的管辖权。张美芳有着专业的财经教育背景,深知银行非税收入能带给她巨大的操作空间。非税收入的大部头源自国家财政收入,但凡经手,数额都高达几十上百亿。

这笔钱是各大银行眼里的“香饽饽”,只要能争取到存入自家银行,未来很长时间都不用愁存款储备了,是质的飞跃。

事业顺遂,婚姻失败后养小白脸

张美芳一路高升后,不管是为了博美名,还是为了提高学历以便于更好地混官场,都没有忘记继续在学术上深造。她一边在职一边求学,拿到了研究生学历,在落马前,她还是在职博士。

重返校园后,她发表了许多经济学上的论文,并在校园中结识了后来的丈夫。

世界是一个既大又小的圆,张美芳在结识对方后发现,两人是同一个镇出来的老乡,还是江苏农学院的校友。

风华正茂的两个小年轻很快就彼此看对了眼,没多久就领了证,还共同育有一个女儿。

嚣张跋扈怎么念(嚣张拨扈怎么读)

张美芳很疼爱这个女儿,总是想要给她最好的,因此愈发看重钱权。而她的丈夫在后来的深造中考上了医学博士,一直醉心于工作,两人的社交圈和价值观的差距越来越大,争吵也越来越多。

婚后第7年,张美芳发现丈夫出轨,就决定协议离婚,然后独自抚养女儿。

这段失败的婚姻给张美芳带来了很大的打击,自此以后她一直保持着单身状态,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刻薄严厉。

权势迷了她的双眼,让她在工作中愈发说一不二、不留情面。她的下属经常一言不合就被她斥责甚至是辱骂,甚至多次在公共场合被她搞得下不来台。

张美芳也因此成为了众人眼中权位高、爱搞钱、排场大、不受人待见的副厅长。

据统计,张美芳除了年节收礼、置办7套豪宅,还从银行拿了至少5000万的回扣。她的钱包鼓起之后,爱好也相当简单:奢侈品和小白脸。

张美芳对奢侈品有着狂热的追求,日常穿着打扮全是名牌,闲暇之余就去高档场所眼也不眨地购入高奢品,随便一个包包都要大几万。

除了买大牌,张美芳自曝自己还养了15个小白脸,她游走在这些男人间,以“恋爱”之名行“包养”之实,每天都沉溺在寻欢作乐中,所作所为极其放浪。

■ 被举报落马,主动供出特殊“名单”

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张美芳吸储回扣案终于在2010年彻底爆发。这要得益于检举人持之以恒的告发,这部分人坚持了两年,向不同部门寄去检举信,终于将事情捅到中纪委并引起高度重视。

当时国家法治建设越来越完善,国家查处力度越来越大,在严打期间,许多“大老虎”纷纷落马。

2009年,原苏州市财政局长赵文娟因严重贪污受贿罪,经查处后被判处无期徒刑,此案牵连甚广,由地方波及到了整个江苏,全省上下财政系统都展开自查纠察,连背景深厚的张美芳也不例外。

2010年11月的一天,中纪委调查组敲响了张美芳办公室的门。

她打开门后知道了对方的来意,深知难逃法网后,便不做任何挣扎,而是无比配合并主动供述贪污犯罪事实,将一切黑暗都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为求宽大处理,她向中纪委递出“投名状”,不仅列出了一份特殊的名单,还详细交代了其他涉事官员的贪污受贿事实细节,被波及到的官员甚至不乏正副厅级干部。

此案牵涉范围之大,致使调查组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摸排求证,在未水落石出之前,相关细节也就不便对外披露。

张美芳被双规的消息传出之后,江苏省财厅风声鹤唳,大家都提着胆子小心行事,生怕被波及到丢了顶上乌纱,一时间仿佛凛冬提前到来,连空气似乎都格外凝滞。

老房新院数无真,妻妾成群要拢心

贪到何时能自保,用权多大远牢神。如张美芳这样贪污敛财、违纪犯法的官员,是国家和人民的蛀虫,哪怕能力再高、权力再大,也终将逃不过人民的唾弃和法律的制裁。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人民网、网易新闻,老宋点评整理,文章共3956字,阅读需要5分钟。

#媒体人周刊##致敬平凡的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18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