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羽夏苏的小说天师下山免费阅读颠(刘羽夏苏的小说天师下山免费阅读零点看书)

刘羽夏苏的小说天师下山免费阅读颠(刘羽夏苏的小说天师下山免费阅读零点看书)

第1章 天师下山

初秋。

一列疾驰的高铁,正在靠近凿山隧道。

车厢里,响起广播员的声音。

“前方到站,江城站,有要下车的旅客请提前做好准备,携带好随身……”

一位身着灰布道袍的俊美少年正闭目养神,听到广播后,他猛地睁开眼。

“江城!”

少年重述一遍,翻开随身携带的布包,从里面翻出一封婚书

婚书第一行就写着少年的名字。

——林秋!

过道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其中那个男人正在大刀阔斧聊着。

“我在斯坦福留学的时候,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人家医学的发达。”

“哇,小哥哥你竟然是国外留学回来的,还是斯坦福,那可是名牌大学啊。”

那个女生眼中满是欢喜,显然对这位长相还不错的留学海归充满兴趣。

“呵呵,不算什么。”

男人摆摆手:“本身我是打算留在国外的,可是江城市人民医院和医科大学纷纷邀请我回来,人民医院让我去做心内科的主任,医科大学那边希望我能过去任教。挨不过他们的盛情邀请,我这才回来。”

“这真是太巧了!小哥哥,我也要去江城,我是江城医科大的新生,你以后要是去了医科大,一定要多多照顾我啊。”

“好说。”

“那我们留个微信,以后多多联系。”

“没问题,我这个人就喜欢交朋友,我叫刘子毅以后在江城有需要的尽管提我。”

“那人家就不客气啦。”

“对了,你学的什么专业?”

“护理专业,人家原本想要考中医药专业,可是太难了。”女孩儿失落的说道。

“中医还值得去考?”

刘子毅不屑的摆摆手:“我告诉你,中医除了发展时间长点以外,根本没有实用性!它好多理论都没有科学道理,古代人封建又迷信的思想到了现代被吹捧起来。”

他谈及中医的时候,语调里充满了不屑。

“这样吗?”

“是啊,什么中医讲究的泡酒,讲究的以形补形,哪里有什么意义?咱们国家的医疗水平比不上人家M国是有原因的……”

“呵呵!”

过道另外一侧,林秋实在是听不下去。

“吃相真难看,出国几天是不是连自己老祖宗是谁都忘了?”

一听这话,刘子毅脸色大变,冷声呵斥:“关你什么事儿?”

“推崇西医无妨,不看好中医也无妨。可一踩一捧,你就有点不是东西了。”

“如何?我说的不对吗?中医原本稳妥发展下来倒也无妨,若不是你们这种野道士从中瞎编乱造,也不会成现在这样!”刘子毅冷笑,“现在我的话戳中你的痛处了?”

“小伙子,你说的是有些过分,中医还是有含金量的……”

挨着林秋坐的一位大叔听不下去,开口说了句。

“呵呵。”

刘子毅一声冷笑:“含金量?在我看来,狗屁不是!世界上有名的医生有几个是出自中医?”

“那我不知道,你引以为傲的西医又高明在什么地方!”

“怎么,你想比比?”

正说着,车厢里再次响起广播声。

“旅客朋友请注意,有没有医护工作者,如果有的话,请火速赶往商务3车厢,请火速赶往商务3车厢。”

“听到没有!”

刘子毅大喜,随之起身:“现在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这里,走啊,咱们去试试看谁能把人治好!输的人跪下磕头道歉!”

“医者仁心。”

林秋冷漠的吐出一句话:“你恐怕连个行医的心都没有!”

“少废话,不敢来就算你输!”刘子毅起身直接朝着三号车厢走去。

林秋随之而去,他倒不是在乎所谓的‘比试’。

对林秋来说,医治病人是他学医的初衷。

“小伙子,加油,我看好你!”

等林秋来到商务3车厢的时候,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好在乘务人员来得及时,疏导人群,为病人留下足够的空间。

人群中,一个身着淡黄色长裙的女孩儿满脸焦急担忧的守着一位瘫倒在地的老者。

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位戴着黑色眼镜的年轻人。

“我爷爷,我爷爷到底怎么了?”女孩儿梨花带雨的问道,“他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晕厥?”

“如果我诊断没错的话,应该是急性心脏衰竭。”

先一步赶到的刘子毅已经上手开始检查:“你爷爷呼吸微弱,心跳间歇过长,他的生命体征已经微乎其微,或许已经……”。

“不,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少女脸色大变,她抓起老人的手腕开始诊脉。

看到少女的动作之后,刘子毅不由冷笑一声:“不要妄想以中医手段治疗,现在我可以帮你从江城时人民医院调急救车过来,火车停靠之后,说不定还有抢救的机会。”

“既然治不了就让让,没必要在这里危言耸听。”

这时,人群外传来林秋的声音。

“姑娘,你放心就好,你爷爷身体没事儿。不过若是按照此人所说的去做,恐怕他真等不到火车到站。”

“你这个臭道士什么意思?难道说你能治?”刘子毅骂道。

“可以。”

“真的吗?”

少女起身,来到林秋面前:“你真的可以救我爷爷吗?”

“五分钟,我保证你爷爷生龙活虎的站起来。”

“行,我倒要看你怎么治病!中医手段治疗心脏衰竭,呵呵,笑掉大牙啊!”刘子毅一副看戏的表情。

林秋没有理会,迈步上前。

他看到老者第一眼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老人并不是犯病,当然也不是什么心脏衰竭。

之所以出现这种症状是因为老者头顶上此刻趴着一个通体漆黑的鬼婴!

当然,这玩意儿除却林秋以外,没人能看到。

毕竟林秋下山之前是道一门白云观传承的七十代天师。

相比他掌握的中医本领以外,抓鬼才是自己的看家本领。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看到这种东西,有意思了。”

鬼婴,顾名思义,婴孩灵魂在死后没能转世重生,因为种种原因变成恶鬼。

当然,这类鬼怪神智极低,它们会挑选一些阳气较弱的人来当作目标,吸食目标阳气,壮大自身实力。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老人才会出现心脏衰竭的征兆。

“小鬼儿,你想怎么死!”

……

第2章 十年隐忍

接下来,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

林秋抬手在老人身上点了几下之后,拿出一张缠满红线的倒三角符咒,直接朝着老人头顶拍去!

当然,符咒是被林秋藏在手心的。

一掌拍下,老人的气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当然,那只小鬼也没能逃脱,在符咒的威力之下化作道道金色光芒汇入林秋眉心中。

“这小鬼实力有限,所以能转化的功德之力也比较有限。”

林秋起身,老人的病症已经解决。

这一幕在围观群众看来,那就是中医的神奇!

四周纷纷响起掌声,还有叫好声。

“嘿,小伙子还真有实力,刚刚那个崇洋媚外的假洋鬼子呢?!赶紧过来下跪道歉!”

之前为林秋打抱不平的大叔心里好不痛快。

可是,这里哪里还有刘子毅的身影,当众下跪道歉,他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所以在老人气色稍稍恢复的时候,他就已经开溜。

“爷爷,爷爷,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少女急忙上前:“吓死我了,刚刚你突然就……”

“没事儿,没事儿。”

老人摆摆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才不是呢。”少女一脸担忧,将事情说了一遍。

“还有如此事情?快,让我好好感谢一下恩公。”

“嗯,恩公就在……嗯?恩公呢?”

林秋不喜欢被人谢来谢去,当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恢复的老者身上时,他也已经悄悄离开。

此刻,一节人不是很多的车厢角落,林秋坐在这里。

他双目紧闭,眉心正有一道常人看不到的金色光芒闪烁着。

这是功德之力,林秋从小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鬼怪,后来追随第六十九代天师修行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从小缺少一道魂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不过,因为缺少一道魂魄,林秋的寿命也非常的低,他需要不断度化阴邪之物,借用功德之力滋养灵魂,延长年寿。

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大山,林秋思绪不由回到和师父在山上那段日子。

一个月前,林秋完成师父的所有考验。

道法、武技、医术、琴棋书画等多重考核,得到下山的机会。

下山前,师父叮嘱林秋,若有人追问他师从何人,便说师父已经死了。

林秋也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这样诅咒自己,不过他还是谨遵师命。

“师父啊,有的事情我能答应你,有的事情则不能。”

林秋打开斜挎的布包,从里面拿出五封婚书!

现在回想起下山前师父的话,还觉得有些好笑。

“小秋啊,这是为师为你准备的最后一份礼物,五个女娃娃与你命格极其相符!你可以与她们随便一个结婚。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五个一起娶了也没问题。为师不是教给你保健药方吗?记得保护好自己的肾!”

“我怎么可能同时娶五个姑娘,而且什么年代了,还用婚书!”

林秋此行第一站是江城。

正巧有两封婚书的主人就在江城。

且先不说那几个未婚妻模样如何,他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这不是耽误人家吗?

所以,林秋下山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解除婚约。

不过相比来江城解除婚约,林秋还有两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此刻,林秋的脸色特别难看,额头还有几道青筋暴起。

“江城十大家族,十年过去,你们应该还好吧!”

十年前,林秋和父母一家三口生活在江城。

突然一天。

平淡的生活被冲破。

林秋正在读书,他母亲急匆匆赶到学校,把他接走。

说要搬家,马上去另外一座城市。

去和父亲会合的时候,林秋亲眼看到,几十个手持刀棍的黑衣人把他父亲团团围住。

林秋想要阻止,却被母亲死死抱在怀里。

母亲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可他们还是被人发现!

为了让林秋活下来,母亲主动当诱饵,把坏人引走。

“秋儿,这辈子是妈妈和爸爸无能,没办法保护好你。要是有下辈子,不要再做我们的孩子。”

这是林秋记忆中母亲最后和自己说过的话。

从那之后,林秋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生活。

即便如此,那些人也没放过林秋。

一日,林秋正在路上,突然街口有一辆摩托车丧心病狂的朝着自己撞来。

危急关头。

林秋同班里一位女生路过,然后推开林秋,自己却被摩托车撞飞。

他亲眼所见,那个女生的脸变得血肉模糊!

也就是那次,他遇到了恩师。

林秋活着离开了江城,后来从师父口中得到那个女孩儿的消息。

女孩儿活了下来,可是一张脸却彻底毁容。

所以,这次回来,他还要报恩!

救命之恩。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呜……

拉长的火车鸣笛声响起。

江城站……到了!

……

“第一封婚书,顾家顾雨荷,就是你了。”

刚出火车站,林秋正打算去找人问问路。

路口突然传来汽车急刹的声音。

一辆白色玛莎拉蒂猛地刹停,车头前一米处,一个裹着军大衣的瘦小男子慢悠悠躺下。

“哎呦呦,哎呦呦,撞死人了啊!”

车门打开,一双光洁如玉的大长腿迈下来。

女人身材高挑,模样俊俏,淡红色大波浪长发散落身后。

“你这人分明碰瓷,我哪里撞到你了!”

“小姑娘,长得蛮好看怎么说话这么不中听?撞到人还不承认!”

贼眉鼠眼的男人瘫在地上:“今天没一千块医药费我是起不来了!”

“你……”

周围很快聚集了一群吃瓜群众。

“美女,车里没记录仪吗?碰瓷还怕他干嘛?报警!”

“对啊对啊,放心好了,大胆报警。”

“没想到这个世道了,还有人敢碰瓷。”

众人三言两语,那贼眉鼠眼的家伙明显有些怯弱。

“一千块钱是吧,给你,赶紧滚蛋!”美女从名牌包包里拿出一千块钱摔在那人脸上。

远处看着这一切的林秋不由叹了口气。

完了!

“还不起来!”

“起来什么?你撞人就想给一千块?打发叫花子呢?”

这货是看出来了,美女的车里可能没有记录仪。

“嘶,我腿疼,腿可能断了!左胳膊也抬不起来!最关键的是,我有点头疼,这是不是颅内出血?我告诉你,十万块钱,要不然你别想走!”

一千变十万!

只要车里没有记录仪他就不怕,这条路上监控刚刚坏掉。

正所谓一年不开单,开单吃三年!

“什么?十万!!”美女气急败坏。

“哎呦,哎呦……”

“大家,你们都可以给我作证,我没撞到他!”美女急忙望向路人求救。

“谁敢作证?在东城打听打听黄狗的名号,得罪我是什么下场?”黄狗一句话,四周想要发声的人纷纷闭口。

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谁也不愿意为了陌生人,得罪这样一个狗皮膏药般的无赖流氓。

见无人应声,美女一咬牙:“一万块钱,我这里只有一万块钱,你爱要不要!”

说完,这美女把手里的一万块钱丢了过去。

那碰瓷的人见到一摞红色钞票之后,眼中放出光芒。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抓住那一摞钞票:“大哥伤得这么重,一万块怎么够!”

……

第3章 登门解除婚约

“呦呵!”

躺在地上的黄狗得意一笑:“小伙子挺上道,看来公道在人心中啊。”

四周人纷纷议论:“没想到现在碰瓷都是组队的了!”

“靠,这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居然是这种人!”

美女更是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我哪里撞到他了!”

林秋不急不慢的走进人群,来到那位无赖身边。

“还说没撞到,看看这位大哥的腿,恐怕都失去知觉了吧!”

“对对。”

黄狗连忙点头,心想这家伙助攻的好。

林秋蹲下,摸了摸这家伙的腿,又扶在黄狗的肩膀上:“大哥的肩膀看上去应该是骨折,起码一百天不能动弹!”

“对,除了医药费你还得赔我误……”

黄狗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他的左肩传来剧烈疼痛,真跟骨折一样。

“啊……”

突如其来的痛感令这无赖发出阵阵哀嚎。

“你做了什么?!”黄狗瞪大眼睛盯着林秋。

林秋淡然一笑,又在无赖的脑门点了一下:“最严重的是大哥的脑袋,如果真是颅内出血,恐怕活不了多一会儿!”

话音落下。

黄狗能感觉到脑袋里传来神经压迫般的疼痛!

林秋起身:“来算算帐吧,赔十万还是……”

“兔崽子,你他妈对我做什么了!”黄狗怒吼一句,挣扎着想要起身,却马上栽了个跟头,“腿,我的腿,我的腿!!”

他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

“草,还他妈演上了。”

“你说你们有这天赋,去当个演员不行吗?非要碰瓷!”

“真他妈恶心人,不管了,我一定把他丑恶嘴脸拍下来。”

黄狗终于慌了。

这个穿着道袍的家伙,点了下自己的腿,双腿便失去知觉。

碰了下自己胳膊,胳膊便如同骨折一样。

现在该不会真的脑出血吧,这可是关乎人命的事儿。

“我错了!”

黄狗急忙求饶:“大哥,大哥,收了神通吧,我真错了,我不该碰瓷!”

“哦,是碰瓷呀?!”林秋冷笑。

一旁美女瞪大眼睛,她不知道林秋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这家伙承认是碰瓷后,事情就好办了。

“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真的……”

林秋没打算搞出人命,只是给这流氓一个教训罢了。

解开他身上的穴道之后,各种异样感觉消失。

黄狗飞速爬起来,恶狠狠盯着林秋:“兔崽子,我记住你了,别让我碰见!”

撂下句狠话,黄狗撒腿便逃。

四周传来一阵掌声。

“美女,事情已经搞定,这钱……”

林秋话还没说完,那美女一把将钱抢了回去,从中抽出几张甩给林秋:“就这些爱要不要,还打算要我一万吗?”

事情解决之后,美女马上翻脸,把那几百块钱摔在地上。

回到车里后,一脚油门下去,扬长而去!

操……

还真他妈是狗咬吕洞宾!

原本的好心情,瞬间垮了。

“算了算了,就当出门踩屎。”

林秋捡起几张票子,和什么过不去,也不能和钱过不去。

……

……

与此同时,顾家!

“顾雨灵,我告诉你,嫁到周家是你唯一的选择,你看看自己的脸?一见光就变得跟怪物一样,你还挑挑拣拣。”

房间里,一位穿着打扮尽显高贵的妇人此刻一脸怒火。

她正在训斥面前那位低着头,黑发遮住脸的女孩儿。

“妈,周硕前些天车祸成了植物人,我怎么能嫁给他?!”

“怎么?”

妇人脸上满是怨气:“人家周硕要不成植物人,你觉得你有资格嫁到周家?”

“妈,我不想嫁人……”

“行了,这件事儿就这么决定!雨灵啊,你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毛病,如果没有这次机会,你可能一辈子没办法出嫁。爸妈总有离开你的那一天,到时候谁照顾你?”

“妈,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别废话了,赶紧去楼上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你要是不听我的,就别喊我妈,趁早从家里滚出去!”妇人伸手指着顾雨灵骂道。

也就在这时,她手机响起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妇人急忙把顾雨灵轰到楼上。

“你妹妹领着朋友来家里了,你给我赶紧上楼,要是瞎胡闹的话,小心点!”

顾雨灵上楼之后,妇人才满心欢喜的接通电话:“喂,周总,放心好了!我大女儿雨灵的生辰八字和你们要找的人是一模一样!说不定我女儿嫁过去之后,还能带过去福气,让三少爷醒过来呢。”

“行,等晚点你们过来接就行。我这个女儿的脸虽然有点问题,但性格挺好,嫁过去后就当保姆使唤。三少爷要是醒了,还可以把人给休掉,都无所谓。”

“周总,就是之前说好的一百万彩礼?嘿嘿,对对对,给我就行,我等下把卡号发给你。”

说完之后,她还没来及把卡号发过去,门铃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我的蠢女儿啊,出门又忘记带钥匙了?”

妇人态度骤然转变,脸带笑容跑到门口。

房门打开,出现在门口的人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儿。

而是,身着一套道袍的林秋!

“你好,请问这里是……”

“哪里来的野道士?想化缘去别的地方,赶紧滚,要不然报警了。”

“不是,我想问问这里是不是顾雨荷的家?”

“顾雨荷?”

妇人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着门口的林秋:“你是谁?找顾雨荷做什么?”

“我叫林秋,是道一门荣景平的弟子。”

“林秋?道一门?等等,荣伯?荣伯的弟子?!”

妇人像是想到什么,脸色立马变得恭敬起来,显然她对林秋口中的荣景平充满畏惧。

“是。”

“原来是贵客登门,荣伯呢?他没跟着一起来吗?”

妇人说着让开身把林秋迎了进来,同时还往外不断张望:“也真是的,荣伯来江城不提前通知一下。”

“我师父没来。”

“没有?那真是太可惜了,是不是有事儿耽搁了?”

“我师父已经过世了。”

“什么?!”

妇人像是没听清,不可思议的望向林秋问道:“你说什么?荣伯过世了?”

等林秋再次确认之后,妇人脸上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

“原来如此……那,不知道你此行是打算做什么?”

虽然不易察觉,但还是能感觉到,原本妇人眼中的恭敬之意,此刻尽数消失。

……

来自公众号:巢杜哦阅读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om/1022.html